菌粉房
您好,欢迎访问宁夏社会科学网官方网站,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! 加入收藏  |  联系我们
 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- 新闻动态 - 科研动态
玉树,生活还要继续
发布日期:2012.07.17    |   发布处:   |   阅读次数:

菌粉房 www.spanish-property-auctions.com 玉树,生活还要继续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杨 芳

 

真不愿再提及那些令人震惊的字眼和那段令人痛楚的记忆。
       

 然而,2012年6月,行走于震后两年零两个月的玉树街道,我不能自已,也无法自已!
       

2010年4月14日,继汶川大地震两年后,一个许多人都不曾经意的地名顷刻间又闯入了我们的视野——玉树,结古镇。
       

北纬33.1°,东经96.7°,里氏7.1级大地震。2000多人遇难,上万人受伤,90%的民房倒塌。当时的现场报道,让许多惊悚的字眼跃入我的脑海:血肉模糊,骨肉分离,白发黑发,阴阳相隔。人生的倾覆,仅在一瞬间!
那一段时间,有关玉树的信息、图片总是最先进入我的网络视野。我也因此了解了曾经的玉树:美丽,悠然,安详,醉人。绿绿的山脉,缓缓的山坡,人们绕着小镇上坡下坡;围着玛尼石堆,诵经拜佛;山外,大大的草场,密密的山花;白白的帐篷,呼啦啦的经幡;自由的羊群,悠扬的歌声;袅袅的炊烟,野餐的游人……
       

玉树,还流传着许多关于玛尼石堆、文成公主的典故、传说。我也因此知道了玉树是中国藏獒的养殖基地之一,有80%的人从事藏獒养殖;玉树,还是中国虫草的产地之一,这里的优质藏獒和虫草销往全国甚至世界各地。

 

今天——2012年6月23日,当我带着曾经的、向往的、牵挂的,随一行人,经历了青海玛多县4000多米、巴颜喀拉山5000多米的高海拔考验,终于驱车来到玉树时,眼前的一切还是让我震惊了。

 

拐拐弯弯、尘土弥漫的街道,满山遍野密密匝匝的民居帐篷、七零八落的工地现场,还有有意保留下来的地震坍塌遗迹……地震时的损毁、破碎、废墟,惊慌失措、杂乱无章和地震的余音似乎还在我的心中震颤。眼前的帐篷依然是白色的,但上面那美轮美奂、似懂非懂的佛家吉祥图腾没有了,取而代之的是“民政救灾”四个大大的白字。此刻,我怎么也不愿玉树以这样的方式留于我如此现实的记忆!

 

在当地人的引领下,我们住进了一家“川香苑”板房宾馆,据说这是比较干净的一个宾馆,许多外地人来了都住这儿。宾馆经营者告诉我们这是他去年自己投资170多万元建成的,共有35个标间,一次能容住70名客人,每天住宿都爆满,供不应求。看样子,关注玉树的人依然很多;养家糊口的人们该怎么挣钱还得挣钱,地震了也一样。

 

一出宾馆门口,就有一家挨着一家的帐篷,有妇女在小渠里洗衣服、洗鞋子,这是她们的大部分生活用水。

 

第二天早上九点多,我们来到据介绍是世界之最的玛尼石推参观。石推周围,依然有老人小孩在转经、念佛。当地人告诉我们,早上五点左右才是玛尼石堆诵经拜佛的高潮期,会有成群结队的信教群众围在这里诵经,很壮观。
依照当地人的宗教习俗,我们也绕着玛尼石堆转了一圈。脚下,是雨后泥泞不堪的土道儿,周围,依然是被尘土弥漫的一户挨一户的民居帐篷。
地震,似乎并没影响玉树人转经信佛。其间,同行的两个小孩很引人注目,其他小孩都是由大人带着来的,而她俩好像是结伴来的,而且是一大早。她俩一直默默地跟着我,好奇地看我用手机拍照。其中个儿矮点的是女孩,扎着马尾辫儿,另一个高点个儿的削光了头发,有点分不清是男孩女孩。我问你是男孩女孩,她说我是女孩,是阿卡。

 

阿卡?什么意思?我跟她们问了半天才知道“阿卡”汉语讲是“尼姑”的意思。
这么小就削发作阿卡?我也好奇地与她们聊了起来。她俩高个儿的削了发的11岁,上五年级,矮个儿的9岁,上三年级,都是藏族。她们听得懂汉语,能用汉语与我交流。我将拍好的照片给她们翻看,并示意给她俩拍,她们执意不拍。我问她们为什么要这么小年纪就削发作阿卡,有什么想法吗,她们不愿回答。但她们脸上略显沉思和忧郁的表情告诉我,我的问题好像触动了她们什么。我想,也许她们为当地宗教氛围所影响吧,也许她们也认为在当地“阿卡”的生活要比一般人好吧,她们会不会也有亲人在这次地震中遇难呢,我不愿再触碰她们的忧郁,但不论怎样,我判断这两个孩子和一般孩子不一样,属于这么小年龄就有“想法”的孩子。临分别时,她们很乐意地与我合了张影。此刻我遥祝她们的想法是美好的,她们的梦想能够实现。

 

除了玛尼石堆,当地人告诉我们,这里还有一个最大的宗教信仰场所是结古寺。结古寺的寺院群落,曾经是那样完美地、错落有致地镶嵌在绿树萦绕的山坡上,是一座神圣而美丽的宗教建筑,也是这里无数信教群众心中引以为豪的精神家园。每天,都有络绎不绝的信教群众到这里顶礼膜拜。然而,此刻也被地震夷为了废墟。他们说,这里的人们不能没有信仰,没钱也得想方设法将寺庙先建起来,据专家说原结古寺所在地地质脆弱,如今已被新建在另一座山上。的确,一路上,我们能够看到的唯一完整的最新建筑是学校,其次是寺庙。
       

每次车子穿过古镇街道时,我们都能看到,尘土弥漫的街道两旁,挤满了密密匝匝的帐篷商铺,商铺里的人们依然忙着交易、经营;尽管人们的脸上贴满了灰尘,是灰灰蒙蒙的,找不到明丽、清秀,但他们的生活还要继续,信仰也在继续。

 

地震,震倒了民宅,震倒了学校,震倒了所有地面建筑,但震不倒玉树人的精神,震不倒玉树人的的生活态度。这种态度,对于我们每个经历过或没经历过地震等自然灾害的人都是一种震颤,心灵和精神的震颤。

 

在玉树,我们只停留了短短两天时间,然而思考却远远超过两天,甚至两年。2012年的这个冬天,至少98%的玉树人依然要在救灾帐篷中度过;冬天小渠里的水结冰了,他们还有水给孩子洗衣服、洗鞋子吗?他们的生活饮水有办法解决吗?

 

作者:
 
友情链接
主办单位:宁夏社科院   版权所有   ICP备案编号:宁ICP备09000762号-1   网站标识码:6400000048
宁公网安备 64010502000112号    地址(ADD):宁夏银川市西夏区朔方路新风巷8号
联系电话(TEL):0951-5686211   E-MAIL:nxskywz@126.com      网站地图
菌粉房
官方微信公众号
菌粉房

最新文章:

  • 记者札记:外国记者解码“中国成功学” 2019-08-03
  • 安倍拿下国会后瞄准修宪 自称“要谦虚面对胜利” 2019-08-03
  • 猜你喜欢:

    菌粉房

    友情链接: